踏莲归

鹅颈瓶or克莱因瓶人生
望清华等我
人间不值得
数理化通吃
爱死数学
各种腐都OK

【今夕有幸,可与君守
•曦澄文
•ooc
•文笔一般,业余写手
•有人问我吃曦瑶还是曦澄,我表示不挑食
•这次急了点,有空就修文(´◑д◐`)

•画重点!!!:今天没刀子!!!!

“江宗主,这么晚了,为何不就寝?”蓝曦臣望着屋檐上的江澄轻声问道。

“不为何,就是想念故人了。蓝宗主还请回吧,云深不知处禁止夜游,您来莲花坞被蓝老先生发现了,定有重罚。”江澄头都没回,望着远处的云深不知处漫不经心道

“噢,江宗主是否有心事?可否与我讲讲?” 江澄有些吃惊,一向以不打探别人隐私的好形象留在江澄心中的蓝曦臣,人设仿佛一瞬间崩塌,但仍淡定地摆摆手“谢蓝宗主关心,自家小事,不必上心。诶!!!!!”

只见蓝曦臣一个飞步,跃上屋梁,与江澄并排坐着。但江澄显然被他震惊了,一个不留神,差点摔下去,还好蓝曦臣眼疾手快,一把拉住,轻轻一搂,江晚吟便坐入他怀。 此时的气氛十分尴尬,江澄的脸烧得通红,在月光的映衬下,那张精致的脸 甚是好看 蓝曦臣到没什么大的反应,到是江澄 不顾宗之称,破口大骂:蓝曦臣,你个傻子,放开老子!让老子下来,听见没有!!!!!在不放开,紫……紫……电……

江澄无意中,也看见了蓝曦臣的脸 ,他从未如此近地看见他的脸,那双眼睛,深邃……安全……令人深深地陷了进去……实在是像极了师姐,父亲……

好看,真的好看。

“与我讲讲好吗?”蓝曦臣柔声道。

他这一声彻底击溃了江澄最后一道防线。 他哭了,哭得自己措不及防,哭得撕心裂肺,他想起了太多太多……莲花坞被毁,痛失双亲,乱葬岗,师姐……夷陵老祖……

“我……我真的没用……谁都留不住……我……我真的很累啊……” 江澄说完又是一阵呜咽。

“好了,没事,都过去了,现在,我来陪你,好吗?”蓝曦臣摸了摸他的他,又把他往怀里搂了三分 “真……真的吗……行……”江澄道。

只见一轮圆月下,两个流浪的人,相互依靠,从此,山河无恙……

评论(2)

热度(8)